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绿毛龟的反抗 (完)作者:百花滴滴
绿毛龟的反抗 (完)作者:百花滴滴

【绿毛龟的反抗】(完)作者:百花滴滴
作者:百花滴滴

  我洗完澡,把脏衣服放洗衣机的时候,忽然闻到一股精液的气味,气味很淡,
夹着一些汗臭味,洗衣机裏除了我的衣服,就衹剩下我老婆的衣服和内衣裤了。
  这一刻我心寒,我不敢去认证,但是作为男人,对精液的气味是很熟悉的,
思考了一下,我相信我老婆,我老婆是爱我的,可是那股精液的气味在空气中不
断散发,让我不得不回到现实。
  我的手在微微颤抖,在洗衣机裏面翻了翻,把一件艳红色的蕾丝内裤拿了出
来,凑到鼻子前仔细闻了一下,除了我老婆的尿味,并没有其他气味,我的心放
下了一点,然后在拿出我老婆穿过的艳红色奶罩,同样没有精液的气味,看来是
我多虑了。
  我就知道,我老婆没有背板我,我老婆是非常爱我的,正当我放回奶罩时,
看见我老婆穿的青色衬衫上,有一块脏渍。
  而且,空气中的精液气味更浓了。
  我拿起我老婆那件衬衫,在脏渍的地方仔细闻了闻,一股不属于我的精液气
味,瞬间冲击我的身体。
  真的,我百分百确认,这气味绝对是精液,但是为什麽在我老婆的衣服上,
会有其他男人的精液,难道说我老婆被其他男人上了?要不然我老婆的衣服上怎
麽会有其他人的精液?
  我心情很沉重,我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的,但是我万万没想到,我那个平时
单纯的跟小女孩一样的老婆,会被别的男人操。
  也有可能是我误会了,睡觉的时候,我看着已经熟睡的老婆,心裏极其难受,
毕竟我很爱我老婆,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是不会伤害我和老婆之间的感
情的。
  第二天,我想买一个窃听器,但是窃听器的形状都太大了,很容易暴露出来,
幸亏老板是个好人,他可以提供一个软件给我,安装在手机上,同样也可以窃听
别人的信息,甚至能查看手机裏的资料,衹是价钱很贵。
  为了验证我是错误的,我衹能咬咬牙,花了两万买了软件。
  晚上,我又去闻我老婆的衣服,并没有闻到精液的味道,但是,我老婆回家
后很开心,仿佛中了大奖一样,也不知道为什麽。
  趁着我老婆睡觉时,拿她的包包翻出了手机,安装黑客软件,安装时需要五
六个小时,装完会自动启动手机,所以我把手机放回去就可以了。
  忽然,我在一个包包小袋子裏找出了五个避孕套,这麽多避孕套为什麽要放
包包裏?难不成是为别的男人準备的?
  我看了一眼熟睡中的老婆,还是等调查清楚在说。
  中午的时候,我请了下午假,这才有时间查看我老婆手机裏的资料。
  我在网吧的包厢裏,安装了一个软件,然后输入了我老婆的手机和手机裏的
黑客软件密码,成功侵入,耳机裏马上响起我老婆的声音。
  这时候我老婆好像跟她同事吃饭,我调了一下摄像头,看到我老婆的下巴,
她笑的很快乐,很漂亮。
  我查看了一下她的微信和相册,没有什麽发现,在查短信的时候,也没有什
麽异常,难不成是我搞错了?又或者是我老婆删除了信息?
  黑客软件还能恢复删掉的微信信息,我恢复了一下,一片空白。
  看来我错怪我老婆了,我老婆没有给我戴绿帽,她是爱我的。
  我点开了她手机裏的浏览器,发现浏览器的搜索完全没有记录。
  昨天煮饭的时候,我老婆还用手机查过怎麽做菜,为什麽会没有记录?
  我试着恢复我老婆的浏览器资料,瞬间出现一大堆东西,我仔细翻了翻,没
有什麽的,在往下翻,发现我老婆经常打开一个网站,我点开看看,居然是个色
情网站。
  没想到我老婆也喜欢这口,我笑了笑,感觉我现在很了解我老婆了。
  网站的推荐栏上,有个热贴吸引住我的目光,因为题目就是九月福利,欣丽
疯狂摇奶!
  我老婆叫黄欣丽,我不知道这个帖子是不是跟我老婆有关,但是我依然点进
去,因为我相信我老婆,我爱她,衹不过是恰好名字相同而已。
  点进去的第一张图片,是一个穿着艳红色内衣裤的女人,坐在一个男人双腿
上。
  虽然那个女人戴着眼罩,可是她身上熟眼的内衣裤,以及她那头长长的秀发
和丰韵性感的身材,无疑是指向我老婆。
  帖子下面还有一段视频,视频裏那个男人说要跟炮友玩摇奶,然后一个穿着
青色衬衫的女人出现,虽然她戴着眼罩,但是这时候我已经确认,女主角就是我
老婆,我老婆是那个男人的炮友。
  那个男人湿吻我老婆,手慢慢的解开我老婆的裤链,伸进去摸我老婆的内裤。
  「贱逼,我等下就要干妳,把妳干的哇哇叫。」
  「来啊~ 」
  「小妖精,妳看妳人气多高啊,如果去日本拍片的话,快点火过苍井空。」
  「不行,万一被别人认出来,我家裏的老公就变成绿毛龟了」。
  「哈哈哈哈,妳老公就是绿毛龟。」
  男人蹲下来舔我老婆的逼,他舔的很爽,然后舔下来,抓住我老婆的大白腿
继续舔,我老婆的腿又白又长,我都还没有舔过,那个男人已经舔起来了。
  视频不断转动,还有其他人的笑声,说明还有一个人在,这居然是3P!我
老婆在玩3P。
  视频中的男人脱下裤子,他猥琐地把我老婆的头按在内裤面前,让我老婆看
着内裤裏已经立起来的鸡巴。
  「想不想?」
  「嗯。」
  「妳说什麽?我听不见。」
  我老婆笑嘻嘻的,手指摸了一下那个男人的内裤,「我要妳的鸡巴,肯定操
我。」
  两人一阵哄笑,那个男人掏出大鸡吧撸了撸,我老婆看的合不拢嘴,双眼发
光,满面红润,异常好看。
  她捏了几下那根大鸡吧,这麽大,又粗又长,肯定能塞满她的骚逼,我老婆
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她也脱下短裤,手指放在毛茸茸的逼上搅动,可以看见一丝
丝晶莹的液体从我老婆的骚逼流出来。
  「我的逼都快湿透了,快点来干我。」
  男人拍了一下我老婆的屁股,她翘起屁股让那个男人进来,镜头移动到那两
个人下体,在我注视下,很清楚的看见那个男人的大鸡吧正在触摸我老婆的阴蒂,
骚逼裏的晶莹液体在润滑鸡巴,把我老婆弄的很着急,他对準骚逼,一下子整条
大鸡吧都插进我老婆的骚逼裏。
  「啊,妳的鸡巴这麽大?」
  「贱逼,这个月我都没有射过精,现在我的鸡巴很饿,妳就等着叫吧」。
  男人双手按在我老婆腰上疯狂操,那男人的肌肉很显眼,看上去比我强壮太
多了,他一边转换姿势,一边扭动下体来回插我老婆的肉逼。
  我老婆的肉逼弄得他发出舒服的呻吟声,还把我老婆插的哇哇叫。
  我老婆的奶子很大,是E罩杯,她的奶子被衣服遮住,但是一对大奶子在衣
服裏激烈晃动,很快就把奶罩都挣脱了,我时不时从衣领口中看见我老婆的大奶
子,非常吸引人。
  「怎麽?没见过这麽大的鸡巴吗?还是说妳老公不行吗?」
  「我老公也就打飞机厉害点,其他的完全不行。」
  这麽精彩的视频,我的鸡巴也早就硬了,一边看我老婆被别人操,一边在撸
管,我的鸡巴也好久没有这麽硬了,听着我老婆的叫床声,我马上就射了。
  视频中那男的比我坚挺多了,但是也射了,还有一点射在我老婆衣服上。
  那个男的射完后,轮到他拿着摄像机拍,又有一个男人走向我老婆面前,那
个男人是个胖子,可是很高,他像一衹熊扑向我老婆,脱掉我老婆的衣服和奶罩,
他用舌头狂舔我老婆的奶子,又舔又咬,把我老婆舔的连忙求饶。
  我老婆跪倒在地,帮他口交,看见他的鸡巴又大又硬,那个男人按住我老婆
的头疯狂摇动,很快,他的精液全部射向我老婆的嘴裏,我老婆还吞了一口。
  那个男人把大鸡吧插我老婆的肉逼裏操。
  我老婆光溜溜的被别的男人操,而且她的脸色红润,看起来非常爽,她的大
奶不断拍在那个操她逼的男人身上。
  看完这个视频,我撸飞了五次,整个过程我都没有跳过,没想到我老婆这麽
淫蕩,这麽喜欢鸡巴,可能我的鸡巴小,她喜欢大鸡吧。
  除了这个帖子,我老婆还有其他帖子,裏面有图片也有视频,我也一一看了,
我老婆原来这麽淫蕩,看见她一口含真大鸡吧,骚逼也夹着大鸡吧,我的身体又
燥热起来,撸着管继续翻了翻,发现我老婆已经和许多男人混在一起了,有一些
人甚至是叁四十岁的大叔,听见我老婆满脸精液的喊他们老公时,我又撸飞了。
  原来我老婆以前是鸡,我怎麽就看不出来呢?
  下午四点多,我正在看老婆的视频时,我老婆打电话来了,我一边撸管一边
看我老婆被别人操的视频,一边和她通电话。
  「老公,妳在干嘛呢?」
  「没有啊,我还在公司裏写文档。」
  「哦,今晚我就不回家吃饭了,我这裏还要加班。」
  「没问题。」
  「老公,我爱妳」。
  「我也爱妳,老婆」。
  手机挂线了,我脑子裏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怎麽面对我老婆,我知道我是个
绿毛龟,但是我非常爱她。
  这时候,我窃听到我老婆晚上七点要去榆林酒店1208。
  她不是加班吗?为什麽要去酒店?
  我提前去到榆林酒店,在1208号房的隔壁开了房,我一进去,发现裏面
是情趣套房,原来这一层全是情趣套房。
  我观察了一下环境,发现阳台能跨过去,也不知道我老婆来这裏干什麽,我
还是跨到1208号房阳台,在从阳台进入房间。
  裏面的部署也差不多,都是情趣用品,还有木马,手铐什麽的,房间裏还有
电脑,我把黑客软件植入,在把摄像头调好,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距离七点还有两个钟,我撸太多很困了,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黑夜了,我打开了灯,然后打开这间房的电脑,在打开黑客
软件,联係到了隔壁房间的电脑,很快,屏幕就显示隔壁房间的景象了。
  房间裏两女五男,他们光溜溜的七倒八歪躺在床上或者地上睡着了,失望的
是并没有发现我老婆。
  我老婆怎麽不在?我看了看时间,都十一点半了,难道我老婆搞完聚会提前
回去了?
  我联係上我老婆的手机,窃听到我老婆那边的动静。
  「啊啊啊啊啊~ 陈少爷,妳怎麽越来越猛了?」
  「宝宝,我好喜欢妳,妳太漂亮了。」
  「陈少爷,我也喜欢妳,啊啊啊啊~ 」
  「宝宝,离婚吧,离开那个乌龟,我可以给妳钱,让妳花不完的钱。」
  「不行,我还不想离开他。」
  「什麽!那麽我把妳操到想离开他。」
  「啊~ 陈少爷,温柔点,陈少爷。」
  「喊我老公。」
  「老公,老公。」
  「宝宝,我要射了,我射进妳骚逼裏。」
  「不要啊,万一有孩子,他会发现我出轨的。」
  「那正好,有孩子妳就离婚,跟我走吧,好不好。」
  「老公~ 」
  「快点答应~ 」
  「啊~ 老公,好,如果有孩子就离婚~ 」
  我老婆居然想要跟我离婚,顿时犹如五雷轰顶一样,我懵逼了,我还听的一
清二楚,我老婆要跟那个陈少爷生孩子。
  不行,我绝对不允许。
  我老婆是属于我的,我必须抢回来的。
  我查了下手机定位,发现地址就在我家,他们在我家操逼!
  我连忙打车赶回去,如果我撞见那个陈少爷,我一定要打死他。
  回去后,一开门就看见我老婆在拖地。
  「老公,妳回来了。」
  「嗯。」
  我看见我老婆若无其事的样子,看来他们是结束了,但是遗留在我老婆骚逼
裏的精子,肯定还存在。
  洗衣服的时候,我拿出我老婆的内衣裤,仔细闻了闻,一股精液的气味。
  应该是那个陈少爷的精液,一想到他们在我床上操逼的画面,我就气极了,
但是我又不想失去我老婆。
  睡觉的时候,我碰了一下我老婆,好像有两个多月没有做了。
  「老公,太晚不行,明天我还要上早班,下次吧。」
  「好。」
  老婆不让我碰,却让那麽多男人操,看来我跟老婆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一大早,我就做好早餐了,老婆很惊讶,发现我竟然会做早餐给她吃,她很
满意很开心。
  想了一晚,我不能离开老婆,我这顶绿帽不算什麽,我爱我老婆,为了挽留
老婆,我必须夺回老婆的感情。
  由于有黑客软件,可以随时随地窃听到我老婆的动静,即使是我老婆跟那个
陈少爷在厕所裏操逼的事,也听的一清二楚。
  现在我没有生气,我很冷静,听得出那个陈少爷很想让我老婆怀孕,但是我
去药房买了一些避孕药,晚上我亲自做菜,把避孕药都放进去,老婆吃的很开心,
我也吃的很开心,那个陈少爷今天算是白干了,我偷笑着,我是不会让那个男人
得逞的。
  但是,我也必须主动出击,我在老婆的微信裏,找到了陈少爷的微信,我要
把黑客软件植入他的手机裏。
  过了几个星期,我老婆除了在公司裏和那个男人操逼外,就没有什麽事情发
生,之前那个网站也没有我老婆新出的福利。
  如果他来我家操我老婆的话,还有机会把黑客软件植入他手机中,如果植入
不了,我就相当被动,不能还手抓住他的把柄,老婆还被他操,心情有些郁闷。
  今天,老婆打电话来说今晚不回去了,我答应了,我知道她要去陈少爷那裏
过夜,如果拒绝的话会让老婆不开心,而且,我也能知道那个陈少爷的地址。
  我打算骑着电动车跟蹤我老婆,我看见老婆在公司楼下,没过多久,她就上
了一辆看上去很豪华的汽车。
  可是电动车怎麽追也追不过汽车啊,一转眼,那辆车都没有影了。
  但是我能定位我老婆的手机,骑了一个多小时,我来到了郊区,这裏人烟稀
少,树林很多。
  我已经很接近他们了,我把电动车停下来,慢慢的前行。
  忽然,我看见了那辆车停在马路旁边,他们就在这裏!
  但是车裏面并没有人,我老婆的包包手机也在车裏,他们肯定在附近,我围
绕着这块地方找了十几分钟,终于听到了一丝丝啪啪啪声。
  还有我老婆的呻吟,我悄悄地走过去,在月光的照耀下,我看见我老婆光溜
溜跪在地上,被一个男人抓住双手操着逼。
  我静静地看着他们操,他们操的很爽,那个男人不断抚摸我老婆洁白的身体,
摸到我老婆柔软的大奶子时,他用力捏了下我老婆的葡萄,我老婆尖叫一下。
  「老公,我爱妳。」
  「宝宝,开不开心。」
  「开心。」
  「爽不爽。」
  「爽。」
  「宝宝,我要射了,这次妳要怀我的孩子。」
  「老公,不要。」
  「为什麽?宝宝。」
  「最近绿毛龟对我很好……」
  「难道我对妳不够好?」
  「不是。」
  「我的鸡吧比他小?」
  「不是,妳的鸡吧比他大多了,而且干完还可以继续干,他弄一下就射了,
射完就没有了。」
  「那还犹豫什麽?宝宝,让我射裏面。」
  「好……好吧,老公,我爱妳。」
  「宝宝,我爱妳。」
  躲在树后面正在撸管的我,心裏也默默地说「老婆,我爱妳」。
  不一会儿,我就撸飞了,而他们还在操逼,估计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
  我看见那个男人的裤子放在我前面,我偷偷过去,他们操的太起劲没有发现
我,我从裤子裏翻出了那个男人的手机,我植入了黑客软件。
  然后我躲在远远的地方,一边看他们操逼,一边还可以为他们把风。
  那个男人有用不完的力气,足足搞到后半夜,把我老婆操的软成一滩泥。
  幸亏这晚没有其他人在,我老婆和那个男人打完野战就回去了,我也骑着电
动车回去。
  黑客软件成功安装在那个男人手机上了,我调出了资料,那个人真名叫陈奇,
是我老婆公司的领导,而陈奇的老爸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总。
  我还发现了陈奇是有老婆的,从相片裏看得出,他老婆没有我老婆漂亮,可
是身材很棒,而且相册裏还有许多女人的裸照,有一些还是他操其他女人的相片。
  他手机裏还有一些操我老婆的视频,看完一遍后,发现是他朋友最早拥有我
老婆的,后来才被陈奇操。
  忽然,我发现了有一个女人的模样是我老婆的闺蜜兼同事,关键这个闺蜜也
是有老公的。
  原来我不是一个绿毛龟,还有同伴。
  也不知道这些女人是不是也有老公,如果是的话,就能成立一个绿毛龟联盟
了。
  隔天我骑电动车在我老婆公司楼下,我已经跟我老婆说加班不回去了,可是,
陈奇得知我加班,他就去我家。
  我看见陈奇开车接我老婆回去后,我继续观察着,因为这次我的目标不是他。
  很快,目标出现了,是那个含陈奇大鸡吧的女人。
  那个女人挺漂亮的,她离开公司搭车去了菜市场,买了菜后就回到了一栋公
寓,我跟蹤她,发现她是有老公的,她老公就在门口帮她拿菜。
  我终于发现,原来陈奇喜欢搞人妻,搞我老婆,搞我老婆闺蜜,还有这个女
人。
  相片裏还有其他女人,我翻出一张有个女人被陈奇捏奶的相片,还有一张有
个女人全裸躺在沙发含陈奇鸡巴的相片,我忙了很久,也调查清楚她们的地址,
她们也是有老公的。
  陈奇同样也在忙碌,他除了每天干我老婆一炮外,也约了不同的女人去开房,
由于我植入了黑客软件在他手机裏,我得到了许多信息,发现陈奇确实喜欢操人
妻,我已经了解到有叁十五个跟我一样的绿毛龟了。
  如果我把这些相片发给那些绿毛龟,绝对是一件轰动全国的大事,至少,这
些绿毛龟中,肯定有不怕死的人追杀陈奇。
  我暗喜着,主动权已经在我手上了。
  有一次,陈奇把手机连接他的电脑,这下子更好了,因为黑客软件能入侵他
的电脑。
  陈奇电脑有更多的资料,甚至他家族的生意资料也有,还有一些他朋友乱玩
女人的视频。
  很快,我找到了陈奇一家人的全家福,一家老小全部都在,可是让我惊喜的
是,相片中坐在主位上的一个模样叁十多岁的妇女,也被陈奇操过逼,这个女人
看上去很丰韵,奶子很大,皮肤很白显得很年轻。
  难道是他妈?
  我继续找了一下,这个妇女不是他妈,他妈早就死了,不过是他后妈。
  我手脚在微微颤抖,我知道我要成功了,我的复仇就要实现了。
  我回家后,发现我老婆已经回家了,我马上拥抱她,但是她显得很不开心,
强颜欢笑的模样。
  她吃饭的时候心不在焉,感觉她有事情一样。
  这个星期我都在查陈奇的资料和其他绿毛龟的信息,都没有太关注我老婆,
吃完饭后,我在厕所裏用手机打开了黑客软件,查到老婆今天跟陈奇的微信信息。
  「宝宝,妳怎麽了?妳好像不舒服的样子。」
  「老公,我去医院查了一下,我怀孕了。」
  「真的,宝宝,是我们的孩子吗?」
  「嗯,这几个月我都没有跟乌龟做,现在逼裏全是妳的精液,肯定是妳的孩
子。」
  一时间,我难受无比,我老婆终于怀孕了。
  「太好了,我爸过几天就摆60岁大寿,到时候我把妳带过去。」
  「可是,我还没有準备好跟乌龟离婚。」
  「那衹绿毛龟一脚踢开就可以了,宝宝,到时候我带妳去我爸,妳也知道的,
我家那个根本生不了,如果我爸知道妳怀孕了,肯定同意我离婚,然后妳一离婚,
我们就可以一起过日子了。」
  「这……好吧」
  我不知道我老婆什麽时候想向我摊牌,但是我知道,我的心彻底凉了,我彻
底没希望挽回我老婆了。
  我收拾好行李,我说我要出差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可以不让我老婆说出来,
也给了时间我去复仇。
  我在旅馆租了房,第一步我就要处理绿毛龟联盟,我把陈奇操过的人妻相片
整理一下,然后邮寄给陈奇的老婆。
  很快,陈奇的老婆就回复我了。
  我在把我老婆和陈奇微信的一段话发给她。
  「如果妳不想被陈奇踢出家门,我可以帮助妳。」
  「怎麽帮?我辛辛苦苦为了这个家,平时他乱搞就算了,我睁一衹眼闭一衹
眼,现在居然还要这样对待我,我要杀了他。」
  「妳杀了他是要坐牢的,我有个办法让他身败名裂,同时妳能分多大部分家
产。」
  「妳有什麽办法?」
  「来这裏。」
  我把地址发过去,约她出来。
  半个小时后,她来到我房间,我把计划说给她听,也让她知道陈奇把我老婆
操了。
  「这个计划确实狠毒,我同意这个计划,我要让陈奇这一家都无法翻身。」
  「但是我需要一笔钱。」
  「多少?一百万?」
  「怎麽说陈奇也是富二代,有叁家上市公司,一旦妳们俩离婚,分到的钱起
码几十亿。」
  「妳想要多少?」
  「叁亿!还是计划前到账,毕竟妳老公玩我老婆玩了这麽久,连孩子都有了。」
  「这麽多?现在我拿出手的最多两亿。」
  我们讨论了很久,我看了看她的身材,提出肉偿,她竟然答应了。
  陈奇的老婆属于越看越好看那种,一米七五的身材,比我还高半个头,奶子
也很大,一衹手都握不住。
  我舔她的骚逼,把她舔出尿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陈奇的老婆太饑渴,她
疯狂的要我的大鸡吧,这段时期我也补了身体,加上我跑着去寻找其他绿毛龟,
身体已经结实很多了。
  我的鸡巴也慢慢的变大,加上我看了那麽多操我老婆的视频,姿势也学会了
不少。
  陈奇的老婆不能生育,所以我把精液都射进她的身体裏,搞到半夜时,她的
手机响了,是陈奇打过来的。
  她一半接电话,一半用骚逼夹我的鸡巴。
  「喂,老公。」
  「老婆,公司开会太晚了,我不回来了,妳先睡了,不用等我回来了。」
  「好吧。」
  电话结束后,我们来了一阵湿吻,知道我再次射进她体内。
  第二天一早,她离开了,她就等我的计划开始。
  中午的时候,我收到了陈奇老婆发来的两亿,她说晚上的时候在来。
  但是,仅仅是陈奇的老婆还是不够的,过了一天我又联係上了陈奇的后妈,
那个风韵犹存的叁十多岁妇女。
  这个妇女看见她跟陈奇操逼的相片,马上就按我给的地址过来了。
  她惊慌失色的跪求我不要揭露出去,她不想失去一切富豪生活,我看着她穿
着清凉的衣服,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她衣领裏白暂的大奶子,成熟的身体确实十分
吸引眼球,我强行脱去了她的衣服,她也没办法反抗,任由我摆弄她的身体。
  她的身体还挺不错的,我射了一次她的骚逼后,我拿出了润滑油,涂在她屁
眼上,这块地方她激烈抵抗,但是还是被我攻进她的屁眼裏。
  她叫的很骚,不断扭动她的屁股,她的逼裏流着我的精液,屁眼还被我插着。
  「爽不爽。」
  「爽。」
  「是我的鸡巴大还是妳儿子鸡巴大。」
  「妳的鸡巴大。」
  「好,太太,我也不想破坏妳的幸福,这样吧,五亿……」
  「可以,我可以马上给妳五亿,衹要妳删掉视频。」
  「我还没有说完呢,加上妳未来的二十年身体。」
  「妳……这是什麽意思?」
  「太太,不是我说妳,现在妳这麽年轻,也是性慾最旺盛的时候,而妳老公
都六十多岁了,鸡巴也泄气了吧,要不然妳也不会跟妳儿子乱搞。」
  「可是,这样我不是成为了性奴?」
  我猛烈地插着她,插到她尖叫不断。
  「如果妳不愿意,那就算了。」
  我停下动作,她考虑了一下,就摇摇头。
  「不要,不要……」
  「不要什麽?」
  「不要停,我答应妳,我会成为妳的性奴。」
  我一拍她的屁股,「这就乖了,来,叫的大声点。」
  她被我一直搞到下午,然后就离开了,晚上陈奇的老婆来了,在搞他老婆。
  而我的老婆也发来短信,有事情要跟我谈谈。
  离婚吗?
  不急。
  陈奇的父亲明天就摆六十大寿,就在榆林酒店摆,到时候会宴请许多大人物
出现,而我老婆也会跟着陈奇过去。
  我已经收到了陈奇后妈的五亿,跟陈奇老婆的两亿,加上她们的身体,可以
说我瞬间站在高峰,不过计划还没有成功。
  我花了十万收买了榆林酒店的经理,让他把一个U盘插进酒店的係统裏。
  第二天下午,距离宴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我躲在监控室观察,我看见了我
老婆,我老婆穿着低胸连衣裙,看上去十分高贵有气质,而她旁边是陈奇。
  我叹了一口气,不多时,其他宾客已经到齐了,而我让陈奇老婆喊来的大官
也来了,场地站满了许多大人物或者大官。
  这时候,陈奇的父亲,一个白发苍苍的瘦小老头登场了,而陈奇的后妈搀扶
着他。
  昨晚陈奇的后妈还含着我的大鸡吧不放,现在倒是充满了贵妇形态。
  此刻,我建立了一个绿毛龟群,然后把他们老婆跟陈奇操逼的相片发给发出
去,很快,十分钟内就有二十人加进来了,剩下的慢慢加进来,最终有叁十九个
人加进来。
  他们都在群裏表示要剁了陈奇,也有喊跳楼自杀的,或者痛哭的,而我问他
们想不想报仇,他们都想,我就把榆林酒店的宴会地址发过去。
  宴会还有一块超级大屏,叁个中屏,以及酒店裏裏外外的电视,都播放着公
司的宣传和陈奇的业绩,似乎是想把陈奇的抬上去。
  我看见陈奇牵着我老婆的手来到他父亲面前,好像在介绍我老婆,而我老婆
也弯了一下腰,满脸笑容。
  想当有钱人?我咬咬牙,老子现在也是有钱人,我拿出手机,打开黑客软件,
立马按下了一个按钮。
  瞬间,大屏幕显示出陈奇操一个女人的视频,这个视频是我精挑细选的,因
为这个女人是陈奇老婆请来的大官老婆。
  当然,这还不够,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其他中屏幕和裏裏外外的电视
都显示出陈奇操别人老婆的视频,以及他朋友操别人老婆的视频,毕竟他朋友也
操过我老婆。
  还有一块屏幕显示着陈奇多年来亏空公司资金的信息和违法事情。
  一时间,榆林酒店尖叫不断,因为在一些视频中,女主角也在的,一些女人
立即被老公暴揍,还有许多人冲向陈奇一家。
  本来我想放陈奇跟他后妈操逼的视频,但是他后妈已经成为我的人了,我看
着他们慌乱的样子,就感到非常兴奋,而且这些视频不单单放在这裏,我还把视
频放在网上,以及那个我老婆经常登录的色情网站。
  其实这个色情网站就是陈奇跟他朋友建的,我发的标题是网站创始人鸡巴真
大,把人妻操的口吐白沫!
  门口也非常热闹,因为绿毛龟联盟的人也敢来了,有几个人拿着菜刀冲了进
来。
  最后,我看了看正在混乱漩涡中的老婆,她惊慌失色的被撞来撞去,显得很
无助,她那件白色的低胸装也已经粘上了血迹。
  我复完仇以为我会很开心,其实我没有,我先离开了。
  我回到家,家裏还是跟平常一样,不过,我变了,我收拾了一下东西,拖着
行李走到大厅,放下一张她和陈奇操逼的相片和结婚戒指,我就离开了这个家。
                
【完】